第16:磁湖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3月2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石工业遗存的红色印记
卢圣虎 石勇
下陆机修厂工人俱乐部旧址
瞻仰英雄
修缮后的油铺湾1号
鄂东南特委遗址

  ■卢圣虎/文  石勇/摄

  黄石因厂建市,域内厂矿林立,鼓橐鼎沸,因溯源至商周时期肇始的华夏青铜文化,且炉火几千年不熄,一直被公认为华夏青铜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一批重工业厂矿薪火相传,经久不衰,迄今留存了以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汉冶萍煤铁厂矿旧址、大冶铁矿东露天采场、华新水泥厂旧址等“四大工业遗产”为核心的工业遗址群,历史悠久的工业奇迹举世瞩目,沉稳恢宏的城市气质为世人惊羡。翻阅史志,遍访遗迹,我们发现,特别是近现代,在黄石一批重要工厂铿锵轰鸣、艰难进取的岁月中,有一团追梦的火焰粲然引领,有一擎红色的旗帜高高飘扬,为黄石工业遗存增添了壮丽而不朽的时代亮色。

  黄石工业遗存,因为历史,所以厚重;因为独特,所以珍贵;因为红色,所以闪耀。

  黄石工人阶级自发性 反抗斗争此起彼伏

  晚清内忧外患,民不聊生。朝廷重臣张之洞倡导“中体西用”,欲实业救国,大力推行洋务运动,在黄石相继督办兴建并开发了大冶铁矿、大冶王三石煤矿、阳新锰矿、道士洑煤矿、湖北水泥厂、大冶钢铁厂等。1908年,盛宣怀主导创建了我国近代第一个也是远东第一个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由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组成,简称“汉冶萍”),将黄石近代工业声望推向顶峰。黄石矿冶勃兴,工业体系初成,产业工人云集。据史料记载,在辛亥革命前夕,黄石区域内有产业工人约13000人,仅汉冶萍公司就达7000多人。

  百年前的湖北,和全国一样,在军阀统治下兵连祸结,满目疮痍。工人阶级从诞生之日起,就受到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买办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沉重压迫。据史料记载,武汉、沙市等地大多数码头工人,“饿冻相乘,死亡甚速”。汉冶萍的工人,平均每天就有一人死于非命。产业工人的深重苦难和悲惨命运在一份《中国矿冶纪要》中尤为触目惊心:

  大冶铁矿从1921年至1924年,伤亡达1206人,其中1921年伤亡367人,1922年伤亡245人,1923年伤亡293人,1924年伤亡301人。1929年,冶矿狮子山三层场位倒塌,压死工人4名,1930年狮子山采场倒牌,压死工人9名。工人编了一首歌谣:上了狮子山,如进鬼门关。活人走进去,死人往外搬。

  煤矿工人的生活是最悲惨的。当时流传一些矿工歌谣即为生动写照,充满着对旧社会黑暗的揭露和控诉:黑巴溜秋像猫子,两手空空无票子,穷得身上无裤子,众人叫我窑花子;石灰窑,煤炭山,做窿如进鬼门关。爹娘哭,儿女喊,穷人血泪洒满山……

  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据大冶铁矿档案记载,黄石产业工人的早期斗争,始于1897年。当时大冶铁矿规定:每采挖一小车矿石,给铜钱220文,而当时米价每担需3000余文,工人所得的工资,不能维持最低生活水平。工人代表潘岱向矿方交涉,要求增加矿价,但对方置之不理。潘岱遂带领工人罢工,迫使矿方让步,将每小车矿石加价至330文,罢工取得胜利。

  1915年5月24日,大冶铁矿306名工人(铁山得道湾)为反抗矿方的恶劣压榨举行罢工,致使全矿生产停顿,规模和影响超过以往任何一次,震动汉冶萍公司,但最终被强力镇压。

  1916年,华记湖北水泥厂工人因索薪而罢工,维持三个小时即惨遭失败。

  同年秋,大冶铁矿、大冶钢铁厂火车工人联合举行罢工,要求改善待遇,也被驻军无情镇压……

  为了生存,黄石工人阶级自发性反抗斗争此起彼伏,连续不断,仅1920年,境内就爆发了20多次罢工斗争,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曾任中共黄石港地委宣传部长李襄群回忆:“1915年、1916年、1919年、1920年虽多次举行罢工,并取得一些胜利,但由于缺乏核心领导力量,多次被反动派用枪弹和刺刀镇压下去。”

  这种情形直到一个传奇人物的出现才有所改观。

  这个人就是著名工运先驱林育英。

  13名共产党员是黄石地区

  最早的革命火种

  时势造英雄。1921年7月23日,以马列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

  当年秋,汉阳钢铁厂停产,汉冶萍公司抽调一批工人到大冶钢铁厂工作,林育英受党组织委派,化名李福生,以翻砂工为身份掩护,同赫惠林(后曾领导“下陆大罢工”)等工人一起来到黄石。历史赋予了林育英光荣使命,此行既成就了他光耀千秋的精彩人生,也给黄石工人运动带来了惊天动地的历史巨变,为黄石这片革命热土带来了深远影响。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万事待兴。纵观湖北境内,除了武汉是中共早期重要的活动基地,其它地区的革命斗争均风起云涌,为什么特别青睐黄石?

  首先是黄石与武汉临近的地理优势,易于与武汉联动,进退便利。其次是交通发达,黄石临江,码头众多,为南来北往、西出东进的重要中转地,便于早期的秘密革命。但最根本的因素是,黄石火热的工人斗争形势,这一优越条件恰恰使当时党的中心工作具有了区域性的现实依托。

  据《黄石工运史》记载:“中共一大后,中国共产党决定把开展工人运动作为党成立后的中心工作,并成立了公开指导工人运动的总机关,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随之在北京、武汉、长沙、广州、济南等地设立了分部。鉴于黄石地区产业工人集中,反抗压迫和剥削的斗争性强,且有接受马列主义、建立工会组织、发展工人运动的社会基础,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对黄石地区非常重视,不断派人前来开展工作。” 

  从这段记载中可知,中国共产党点燃黄石革命火种酝酿已久,在湖北,开展工人运动所具备的成熟条件,除了武汉,黄石即为首选。

  林育英来到黄石后,通过与工人谈心、交朋友,宣传革命思想,很快打开局面。

  1922年2月,林育英在武昌由恽代英、林育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12日,经林育英介绍,大冶钢铁厂工人仇国升、刘敢生、林家庆(后叛变)3人,在大冶钢铁厂B字号宿舍秘密举行了入党宣誓。通过仇国升,林育英与大冶铁矿下陆机修厂工人赫惠林、邱庭芳、唐芳取得联系,很快吸收3人为共产党员。3、4月间,又吸收富源、富华煤矿工人陈宗俭、谢邦青、陈华堂、刘少青,华记湖北水泥厂工人周良芳、吕子皋、梁士卿加入党组织。

  1922年5月,中共大冶钢铁厂组、华记湖北水泥厂组、大冶铁矿厂组、富源煤矿厂组、富华煤矿厂组联合建立了黄石最早的党支部——中共港窑湖支部委员会,办公地点在大冶钢铁厂职工宿舍里,支部书记为林育英。

  在黄石历史上,林育英及其发展的这13名共产党员,无疑是黄石地区最早的革命火种。他们既是当时黄石工人阶级综合素质的杰出体现,也是黄石的时代荣耀。要知道,在1922年7月中共二大召开前夕,全国仅有195名中共党员,而黄石就有13名及一个下辖五个党小组的特别支部,党员数量之多、基层组织之众,在当时国内同等城市极其少见。黄石的革命形势、地位及影响力,在中共成立之初及大革命时期,可谓举足轻重。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使黄石工人运动发生了质的飞跃,并在本质上扭转了斗争局面。

  1922年10月下旬,大冶铁矿工人俱乐部在下陆机修厂成立(现址为黄石下陆区下陆湾127号),主任为赫惠林。这是黄石地区第一个工人俱乐部。随后,黄石各厂矿工人俱乐部纷纷建立:华记湖北水泥厂工人俱乐部驻地为石灰窑油铺湾华记工人茶馆(现已修复保护),主任为吕子皋;大冶钢铁厂工人俱乐部驻地为普安寺(现叶家塘山上),负责人陈华堂(一说为陈树堂);大冶富源煤矿工人俱乐部驻地为桐梓堡,负责人曹茂时;大冶富华煤矿工人俱乐部驻地黄思湾,负责人李友泳。同年12月10日,汉冶萍总工会成立,刘少奇为委员长,陈潭秋为顾问。总工会直属的五大工团,就包括黄石的大冶铁矿工人俱乐部和大冶钢铁厂工会两大工团。

  1923年1月13日,为了增加工资度过年关,震惊全省的下陆大罢工爆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冶铁矿下陆机修厂共800人经过22天的艰苦斗争,终于迫使买办资产阶级妥协,答应了工人的五个条件,罢工取得最终胜利。下陆大罢工,发生在著名的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之前,安源大罢工之后,同各地的罢工斗争汇成全国工人运动的第一次高潮,其罢工时间之长、战果之巨,在当时国内罕见。它的胜利,是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斗争的结果,开创了黄石地区工人运动的新纪元。

  (下转15版)  (上接16版)

  黄石地区工会组织建设

  和工人运动迎来复兴

  下陆大罢工取得胜利后没几天,反动军阀吴佩孚在郑州制造“二七”惨案,引爆京汉铁路大罢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统一部署下,黄石各厂矿工人俱乐部作用突出,声援“二七”大罢工。一方面,接济“二七”惨案中死难工友的家属和失业的工友,各厂矿组织了大规模的募捐活动,并派专人将募捐的钱和物资运往武汉。另一方面,各厂矿相继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和罢工。由于封建军阀和买办资产阶级的联合镇压,各厂矿工会、工人俱乐部横遭封闭,一批工运骨干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迅速转入地下斗争。

  这一时期,白色恐怖笼罩全国。黄石地区以省工会特派员欧阳芳的被捕牺牲为标志事件,工人运动进入低潮。

  欧阳芳是大冶钢铁厂秘密工会委员长。由于工人俱乐部记录员陈天寿的叛变,交出了工人俱乐部的记录材料和骨干名单,汉冶萍公司的资本家指使军警架枪包围了大冶钢铁厂工会,欧阳芳及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工人被捕。临刑前,敌人要欧阳芳交出秘密工会积极分子名单,他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坚决予以拒绝,最终英勇就义。

  此后,中国共产党人和进步工人深处逆境坚持斗争,直到1924年1月国共首次合作。

  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即1924年至1927年,黄石地区工会组织建设和工人运动迎来复兴,因众多历史重要人物的密集出现,黄石的红色记忆积聚了史上少有的高光片断:

  1924年2月和1927年2月,陈潭秋先后两次来到黄石,深入大冶钢铁厂等企业,与工人同吃同住,指导工人运动;

  1925年4月,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派主任秘书林育南(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林育英堂弟)来到大冶工矿区,恢复和领导工会组织;

  1927年7月17日,贺龙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从武昌到江西,途经石灰窑暂住并整军。军部驻在华记湖北水泥厂办公楼(旧址位于黄石市西塞山区沿湖路259号,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这里,贺龙作出了一生中关键的抉择:反蒋拥共,坚决跟党走。大冶总工会在大冶厂矿(今湖北新冶钢公司)二门外的球场上,召开欢迎大会,数千名工人群众参加。黄石地区有700余名革命青年和工农骨干随贺龙部队过江,参加了南昌起义。

  这些重要人物的亲临,极大地鼓舞了黄石地区工人阶级的革命斗志,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的组织建设和工人运动。

  1924年后,党组织先后派许建人、许之桢、马冬阳、覃济川、张善孚担任中共港窑湖工矿区特支负责人,“大冶厂矿十人团”成立,常务办事处设在大冶钢铁厂二门外的国民小学。随后,华记湖北水泥厂、富源、富华煤矿等厂矿工会组织也相继恢复。

  1926年5月,为加强工农运动的统一领导,中共湖北区执行委员会先后派丛允中、李兆龙、李良材、李襄群、魏亮生等来到工矿区。在中共港窑湖工矿区特支的基础上,成立中共黄石港地方执行委员会,简称黄石港地委。地委机关设在大冶钢铁厂B字号双栋房20-22号职员宿舍。首任地委书记为丛允中。

  1927年2月,为适应客观形势的要求,迅速培养骨干,黄石港地委在大冶钢铁厂职工宿舍开办了“大冶工农干部学校”,并创办了油印报纸《大冶工人报》。一时间,工农群众热情高涨,革命形势如火如荼。

  确定土地革命

  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

  树欲静而风不止。国共合作的“蜜月期”很短暂,就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实行“清党”,即“七一五”事变。首次国共合作破裂,大革命宣告失败。

  以大革命失败为分水岭,黄石地区的工人运动由此进入至暗时刻。以随后党中央紧急召开的“八七会议”为里程碑,黄石地区的红色革命开始由城市转向农村。1927年的“八七会议”,召开在关系党和革命事业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及时为党和全国人民指明了斗争方向。

  回顾历史,知微见著。我们可以从黄石最早的13名共产党员之革命生涯,感知斗争的惨烈。

  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反动军队乘机进驻黄石,当地土豪劣绅在反动政权的支持下,与军队勾结,建立了“清乡暗杀团”“铲共团”“暗杀队”等组织,专事搜捕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暴行残忍,血债累累。黄石再现白色恐怖,革命力量受到极大摧残。从现存史料得知,黄石最早的13名党员中,除林家庆叛变及邱庭芳、陈华堂、刘少青未见详细记载外,均在这一时期境遇坎坷,或惨遭杀害,或血染疆场,或被迫隐姓埋名,或被捕入狱,或下落不明。

  仇国升(1896-1970),又名仇健、仇永平,湖北省均县(今丹江口市)人。1918年,招考到大冶钢铁厂当电工。鄂东南地区第一任党小组长,曾任中共大冶钢铁厂支部书记、中共港窑湖工矿区特支委员。大革命失败后,中共黄石港地委撤至九江,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反动派关进大冶监狱(次年4月,才经组织营救出狱);

  吕子皋,大冶汪仁镇人,华记湖北水泥厂白铁工人,曾任湖北华记水泥厂工会主席。1927年6月,夏斗寅叛军窜扰黄石境内,吕子皋率水泥厂工人纠察队加入著名的“黄荆山之战”。大革命失败后,受国民党反动派通缉,被迫转入武(汉)长(沙)路工作。1928年,因叛徒出卖,惨遭杀害。

  陈宗俭(1889-1927),大冶四棵乡徐斌大队陈古贤村人,曾担任中共富源煤矿公司支部和富源煤矿公司工会负责人。在与夏斗寅叛军在石灰窑激战时,不幸被捕。敌人对其百般诱降,均遭严词拒绝。1927年9月26日,国民党反动派将他杀害于大冶钢厂一门。

  刘敢生,大冶钢铁厂工人,曾任中共大冶钢铁厂支部委员、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大冶厂矿支部书记,大革命失败后,去向不明。

  赫惠林,东北满族人,大冶铁矿下陆机修厂工具管理员,曾任下陆机修厂工人俱乐部主任,领导了著名的“下陆大罢工”。“二七”惨案后,面对血腥镇压,被迫离厂,去向不明。

  周良芳,浙江宁波镇海县人,19岁时来到黄石,在湖北华记水泥厂当大车工人,曾任中共黄石港地委委员、大冶总工会执行委员长等职。大革命失败后,奉命随贺龙部队过江,参加南昌起义时壮烈牺牲。

  梁士卿(1893-1960),湖北武昌县人,十多岁时进入湖北华记水泥厂当车工。曾任水泥厂工人俱乐部副主任、中共湖北华记水泥厂支部书记。大革命失败后,遭到通缉、追捕,他巧妙躲避敌人,以做小生意为掩护,秘密活动于大冶、阳新、蕲春、罗田等地,为党传递信息。建国初,他写信给党中央,诉说自己的经历,中央回信表示慰问,并寄赠一些钱币。梁利用这些资金,邀约几名工人,筹建了一个小工厂——黄石锁厂(现已不存),直至1960年病逝。

  黄石地区的革命烽火

  遍及深山密林

  大革命失败后,因时局的变化,中国共产党的革命重心向农村转移,黄石工矿区沦为国统区,工人阶级的斗争转入地下。此后,黄石地区的革命烽火遍及深山密林,并先后创造了“红色南山头”“红色龙港”的苏区盛景。

  抗日战争时期,黄石工人运动有所复苏,抗日救亡活动从未停息。

  1938年2月,中共石灰窑工矿区特委在大冶厂矿开办工人夜校,编印《工人抗战报》;

  同年4月,源华煤矿机电股工人热烈响应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关于抗战捐款购置防毒工具的号召,向八路军捐款。《新华日报》刊登了他们的捐款信。

  同年6月下旬,利华煤矿举行全矿大罢工,要求发3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在共产党人的组织下,罢工取得胜利。

  同年8月,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的吴运铎在富源煤矿领导工人开展斗争,要求遣散工人发放遣散费。反动军警强势镇压,20多名工人被打死,造成震惊全国的“富源惨案”。

  ……

  这一时期,洪琛、冼星海、吴运铎在黄石的革命活动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1937年11月26日,遵照周恩来指示,著名戏剧家洪琛、金山来到黄石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演出了《卢沟桥》《逃难到黄石港》《放下你的鞭子》等话剧。同月,著名音乐家冼星海率领歌咏队赴黄,住在中窑湾振德小学(现为中窑江边一医院宿舍),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并创作了著名歌曲《起重匠》。据史料记载,他们深入城乡、工厂、学校,广泛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一直持续到12月上旬。12月5日,冼星海同演出队成员从中窑湾乘架空索道到利华煤矿区演出,这天矿工都未下井,矿区附近的农民也闻讯赶来观看,人山人海,气氛热烈。他们的演出活动极大地调动了黄石地区广大军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抗日热情。

  吴运铎13岁时即随父母、兄弟、妹妹从安源煤矿逃到石灰窑。1931年进富源煤矿机电修理车间当学徒。抗日战争爆发后,矿上的小学举办抗战讲座,工人成群结队去听,吴运铎的家也成了爱国工人集会场所。他在煤矿办起时事座谈会,每天下班,把报纸上的消息抄写在大纸上贴出去。在党组织的帮助下,吴运铎成立了源华煤矿《新华日报》推销站。1938年秋,因组织源华煤矿罢工斗争被迫离开黄石,后参加新四军投身革命。吴运铎是我国兵工事业的开拓者,他在黄石的十年,是在苦难中成长的十年,是爱国激情迸发的十年,更是他“把一切献给党”的力量源泉。

  翻开这段澎湃而凶险的革命历史,还有两名与黄石工运有关的英烈值得铭记。

  一位是曾担任中共石灰窑工矿区特委书记的林平。1938年6月,林平在应城汤池训练班毕业后,受中共湖北省委派遣,以湖北省建设厅农村合作事业指导员身份来黄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曾担任中共石灰窑工矿区特委书记并兼任《工人抗战报》主编。同年10月,被派往大冶农村组建中共大冶中心县委。因国民党地方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背信弃义地袭击了县委驻地项家山村,制造了“项家山惨案”,林平壮烈牺牲。

  另一位传奇英雄是曾任鄂南抗日游击队第二纵队司令的郑世顺。1910年10月,郑世顺出生大冶毛铺乡郑家沟一贫寒家庭。10岁帮人做短工,放羊放牛,尝尽人间疾苦。1927年参加农民运动,192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秋到1932年11月,多次参加反“围剿”战斗。在最艰苦的年代,还与游击队员在大阳山区崇山峻岭中,风餐露宿,与敌周旋长达两年之久。1936年11月,与游击小分队跑散,只身来到石灰窑矿区,为掩人耳目,隐蔽于石灰窑山背煤矿,当了工人。1937年11月,受抗日救亡活动的鼓舞,再次投入抗日战争洪流。1938年4月的一天夜晚,他通过煤矿工人、共产党员王贤德找到中共石灰窑工矿特委负责人林平,说清自己的身份,坚决表示要奋起抗日,洒尽热血,拼死疆场。1938年,在郑家沟拉起队伍,任鄂南抗日游击队第二纵队司令,令日军闻风丧胆。“项家山惨案”发生后,听到培养自己成长的林平等被害,他悲愤交加,捶胸顿足。1939年1月5日夜,鄂州马桥乡反动武装曹方阁部派人混入郑部,诱骗游击队下山,包围司令部,将郑世顺、彭方正、王贤德等十余名抗日英雄残酷杀害,酿成“郑家沟事件”。

  英雄遗恨,草木含悲!

  自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日起,黄石一批工厂便烙上了光芒四溢的红色印记,工人阶级依托工厂进行的斗争几乎浓缩了中共早期艰难求索、前赴后继的革命历程,特别是在大革命时期,工矿背景下的洪流跌宕,融合了城市气质与时代担当、光荣与梦想,堪称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是黄石儿女缅怀先烈、传承使命、奋进不息的宝贵精神财富。

  得天之厚,行天之健。黄石工业遗存,是人类的杰作,时代的馈赠,更是中国共产党红色基因的实物见证,需要保护传承,需要血脉永续。但愿此文的梳理能助力黄石工业遗产的深度保护和开发,进一步擦亮黄石这段灿烂厚实的红色岁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封面
   第02版:城事
   第03版:城事
   第04版:东楚风·聚好玩
   第05版:法治
   第06版:大冶警事
   第07版:东楚风·我要拍
   第08版:健康
   第09版:教育
   第10版:天下·深读
   第11版:天下·深读
   第12版:天下·深读
   第13版:文体
   第14版:旧闻新读
   第15版:磁湖周刊
   第16版:磁湖周刊
黄石工业遗存的红色印记
东楚晚报磁湖周刊16黄石工业遗存的红色印记 2022-03-23 2 2022年03月23日 星期三